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 正文

揭秘芬兰教育悖论:教得愈少,学得愈多

发布时间:2019-11-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现代父母非常焦虑。他们总是担心他们的孩子学得不够,学得不够好。他们担心他们的孩子跟不上成长曲线。他们甚至更担心他们的孩子会在起点就输了,失去他们的生命。结果,一些家长在孩子上小学时,甚至在他们小的时候,就让他们参加了许多课外班。

在高中,孩子们没有周末。为了应付高中入学考试和大学入学考试,许多孩子熬夜到12点。然而,芬兰的教育有独特的视角。她就像春风的一缕阳光,让全世界都聚焦于芬兰和芬兰的教育。很荣幸成为海淀区芬兰教育代表团第二组的成员,亲眼目睹芬兰教育的一幕。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芬兰教育的三个悖论之一:“教得越少,学得越多。”简而言之,它是“教得越少,学得越多”

“少教多学”现象

>>>>

老师教得更好,学生学得更积极。

“少教多学”的“少”和“多”是什么概念?它在多大程度上“更少”?什么样的学习水平是“多”?它可以用具体的时间和数量来衡量吗?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发现“少教多学”绝不是我们想象的“少”和“多”的关系。

“少教多学”是一种教育理念和教学理念。这不是一种简单的操作方法,而是一种行为准则。少教学不仅是数量的减少,而且是更好、更精炼、更有效的教学。学习更多不是增加数量,而是更积极地学习,更科学地学习,更有效地学习。

为了教得更好、更好、更有效,老师们经常付出大量的劳动。我看到在一个集体备课室里,许多老师利用午休时间围着几个圆桌,对教学中的困惑、教学策略、教学方法等进行深入研究。我看到在一个实验室里,三位不同学科的老师正在研究如何根据不同的教学内容将三种教学内容与某种“现象”联系起来。

为了让学生更积极、更科学、更有效地学习,我看到一所中学设立了几十个车间,有各种电工、木匠和焊工,还有大型机床和计算机房。我看见一所学校提供自行车修理课程。我还看到小学的家政课教孩子们工作和生活。

芬兰少教多学的做法是尊重儿童自身的发展规律,而不是做“促进年轻人成长”的事情。少教不一定意味着少学,这样孩子们就能在实践中感受,在实践中成长,促进他们的全面发展。

“少教多学”原则

“少教多学”的教育理论与建构主义和双主体理论是一致的。阐述了师生之间“教”与“学”的关系。“少教多学”的教育理论强调教师“教”,让学生“学”得更好。老师教得好而且熟练,只是为了让学生深入彻底地学习。本质上,它还确认了外部原因通过内部原因发挥作用的基本哲学原则。

>>>>

“少教”意味着教师教得好而且熟练。

“少教多学”意味着“少教”。教师花在教学上的时间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留给学生,这不仅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提倡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提高教学质量,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问题。“少教多学”有以下含义。

启发式“教学”在芬兰,我们观察到启发式教学是最常用的教学方法,也就是说,学生在学习关键环节或遇到问题时不会被直接告知答案,而是被鼓励自主学习,积极发现和提出问题,并尝试解决问题。教师在学习过程中对学生进行指导和引导,为学生的学习提供必要和适当的帮助。

以讨论的方式“教”。芬兰教师认为,讨论式教学需要教师的精心准备和指导以及某些教学目标。通过预先设计和组织,引导和激励学生就具体问题发表意见,并通过相互讨论和集思广益获得正确的结果。在芬兰的课堂观察中,我们发现芬兰的讨论式教学包括设计问题、收集数据、相互讨论、教师及时指导、得出结论等几个环节。

此外,“少教”还包括研究性“教学”、重点性“教学”、体验式“教学”和创造性“教学”。芬兰特别重视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保留动手实践课程都可以看出这一点。芬兰教师不提倡读书,而是积极鼓励学生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创作。

>>>>

“学习更多”意味着学生学习深入彻底。

“少教多学”的“多学”不是多读多背,而是将教师的“少教”转化为学生发自内心的学习活动,从而促进从外因到内因的转变,引导学生走向主动学习、主动学习、深入学习和自主学习的境界。

芬兰有多种形式的小组合作学习,其中三种效果明显。

一是“咖啡馆式”学习。教师可以在学习场所的不同位置张贴带有不同问题的论文。学生可以随意走到每个问题的前面,与其他正在看问题的学生讨论,或者在问题纸上留言表达他们的观点。

第二是“滚雪球式”学习。首先,学生独立思考问题,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信息,形成自己的观点,并制作简单的思维导图。之后,我和我的同伴组成了一个两人小组来分享讨论,修改和完善我的思维导图。然后,我和另外两个人组成了一个三人小组,讨论并不断修改我的观点,以达到尽可能完美的效果。

第三是“家庭小组”学习。首先,成立了一个三人“家庭小组”。每个人都要求回答标有甲、乙、丙的问题,并在小组中进行了初步讨论。之后,每个小组中声称有相同问题的学生组成了一个“专家小组”,就这个问题进行分享和交流,不断改进和提升他们的原始观点。然后回到原来的“家庭小组”作为专家分享和形成小组的讨论结果。

芬兰团队合作的最大特点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合作形式,它都反映了解决问题内容上的分工,而不是解决问题操作形式上的分工,努力让每个人思考,每个人贡献智慧。

除了上述在“学习”方面的双赢合作,芬兰教师还通过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来引导学生积极“学习”。寻找新旧知识、现有经验和新技能,以及实践和理论之间的相互关系,鼓励学生相互“学习”;通过实践操作进行实践探究的“学习”;同时,芬兰教师也鼓励学生独立和创造性地“学习”。

作者认为

在我的研究中,我发现“少教多学”也不是芬兰的原创作品。在中国古代《论语》中,《吕氏春秋·邱军寿》中的“不怒不怒,不发,不角落,不三角落”和“少教多学”等词,以及教育家叶圣陶先生的教育思想,“教是为了不教”,都谈到了“少教多学”。“少教多学”将在芬兰扎根。我认为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芬兰教育为“少教多学”的理念提供了一个不断增长的土壤。这片土壤是芬兰轻松愉快的学习氛围和体系。这也值得学习。

作者:王继根(海淀区万全小学)

照片:来自互联网

编辑:我现在教你

陕西11选5 上海十一选五 湖北快3投注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