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 > 正文

一文读懂:韩国人和日本人,有怎样的深仇大恨?

发布时间:2019-11-0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作者:睡眠冰室

9月18日,一位韩国朋友告诉我,其他韩国朋友仍然对日本军国主义感到愤怒。至于原因,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01

自古以来,日本从未停止入侵朝鲜半岛。它用强者欺凌弱者,它的恶行斑斑。

明朝万历年间,日本两次派遣十多万军队渡海向朝鲜发动战争,甚至占领了朝鲜首都。

19世纪60年代末,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进行现代化改革,建立了君主立宪制。

全面学习欧美,走工业化道路,大力发展教育,逐步成为世界强国之一。

日本强大后,走上了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

明治初期,日本计划入侵并扩张其亚洲邻国。

军队被派去入侵台湾、朝鲜和琉球。

逐步形成以侵略中国和朝鲜为主要目标的大陆政策,不断发动对外侵略战争。

清朝末年,日本吞并朝鲜的野心变得更加猖獗。

1894年7月,日本军队入侵韩国皇宫并控制了韩国皇室。

第二年,震惊世界的另一个“一卫”事件杀死了当时朝鲜的实际统治者闵飞。

然后他强迫朝鲜终止与清朝的协商关系,并将其改为“朝鲜帝国”。

1910年8月,日本甚至强迫韩国签署日韩合并条约,规定朝鲜帝国将朝鲜半岛的主权永久割让给日本。吞并这个国家已经成为朝鲜人民的“耿旭国耻”。

在近代史上,被日本侵略和欺凌的朝鲜人民从未停止抵抗和反抗侵略者。在过去的一百年里,韩国流亡在中国的抗日战士暗杀了日本侵略者的领导人。

1912年,侠客安重根枪杀了入侵朝鲜并发动中日战争的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

1932年,年轻的伊势·尹季枫在上海虹口公园杀死了上海派遣部队的日军指挥官白川方明将军,重伤了两名日本中将和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

02

朝鲜爱国者为自己的国家自杀,受到全世界的钦佩。

鲜为人知的是,1922年,日本酋长中田义一将军也在上海遇刺身亡。

今年三月底的一天,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朝鲜人匆匆走进上海法租界的一家咖啡馆。其中有两个现代朝鲜的著名人物:李庆和金九。

1919年,韩国独立思想的废黜皇帝李希被日本军队下毒。朝鲜爆发了大规模的抗日起义。

同年4月,不愿征服自己国家的朝鲜爱国者在上海法租界成立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

虽然当时中国政府没有正式承认,但它尽了最大努力给予流亡政府巨大的援助,提供财政支持,帮助训练武装和情报人员,并扩大他们在世界上的影响。

从1919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20多年间,随着中国国内形势的发展,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总部先后从上海迁至杭州、镇江、南京、长沙、广州、柳州、綦江、重庆等地,中国政府一直给予支持和帮助。

金九后来在重庆担任韩国临时政府主席。他是韩国历史上的传奇人物,也是韩国著名的独立活动家。他被誉为“韩国之父”。

抗日战争时期,李庆田是朝鲜复兴军的总司令。他在中国参加了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一天,他们来到上海的这家咖啡馆,等待一个名叫金成龙的韩国人被指派去刺杀日本酋长中田义一。

03

田钟毅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作为参谋,他参加了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入侵了辽东的锦州和大连。

旅顺战役中,他起草的作战计划被采纳和推广。

后来,他去俄罗斯研究军事事务,并主动收集俄罗斯军事情报,成为军队的首席俄罗斯专家。

日俄战争爆发后,田钟毅先后担任日本陆军司令部和东北日军司令部,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几年后,他被提升为少将和旅长。

田中义一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他主张全面实施军国主义教育,把日本从一个岛国发展成一个大陆国家,把日本移民“永久居留”在中国东北。

他还建议日本政府将朝鲜半岛转变为日本的一个省,并进一步加强对朝鲜半岛的吞并和奴役。

从那以后,田钟毅一直担任中将副参谋长兼陆军部长。

1921年,他被提升为陆军将军,并被替换为军事顾问,成为日本天皇的智囊团成员。

他还担任代表封建地主和财阀利益的日本政治朋友协会主席。

几天前,潜伏在日本租界的一名韩国情报官员获悉,田钟毅已从菲律宾出发前往上海,计划党内活动,并寻求日本租界内日本海外团体的财政支持,以赢得议会选举。

李庆田和他的同事们认为,如果他们能设法除掉在上海对中国和韩国犯下罪行的田钟毅,他们就能对日本的侵略势力造成沉重打击。

他们决定选择武术专家金成龙来实施暗杀。

一年前,金成龙从首尔逃到上海,在闸北的一家餐馆当厨师。

当时,日本天皇道会在上海猖獗,对韩国流亡者非常警惕。

为了掩盖自己的朝鲜身份,金成龙化名马宝山,自称东北人。

他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满洲里语,还崇拜一位来自青帮的大师。他平时喜欢学习武术,当他有空的时候,他也去吴京学习武术。

为了保护途经上海的田中义一(Yoshiichi Tanaka),日本人专门组织了一支防卫队。日本驻上海总领事也要求上海当局派遣更多的宪兵来执行戒严。他们对韩国流亡者特别警惕。

金成龙伪装成人力车夫,拉了七次左右,才躲过日本浪人的拦截,来到法租界。

李庆和金九随后交给金成龙一项作战任务,交给他两支手枪和50发子弹,并告诉他,他们已经在虹口日化俱乐部(田钟毅可能住在那里)和四川北路东亚大酒店附近成立了接应小组。一旦金成龙的行动成功,他们很快就帮助他逃进了公共租界。

金成龙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并提议在驻扎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总部附近安排一支伏击队,通往虹口的东方码头,那里驻扎着成千上万的日本军队,戒备森严。田中义一很可能会去那里。

李庆田认为这很合理,但担心他们的韩国队不够,他找到了上海铁锤帮的领导人王亚樵,寻求金九的帮助。

出于爱国之心,为了共同的抗日荣誉感,王亚樵同意在三个地方安排十几个武功高强的兄弟作为援军。

王亚樵还向流亡的韩国政府捐赠了400银元。

04

田中义一乘日本客轮“霍克马鲁”如期抵达上海。最初在金九,他们预计田中义一最有可能将船停泊在日本租界虹口的东方码头,然后登陆并停留。

然而,他直到下午才被看见。他呆在黄浦江的船上,拒绝上岸。

狡猾的田钟毅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他特别害怕在上海建立的韩国流亡政府,因为害怕被渴望复仇的韩国士兵袭击。

晚上,起重机看到丸上的灯突然亮了。几辆黑色轿车从码头开来,伴随着两辆满载日本宪兵和海军陆战队的卡车。

全副武装的日本军队在码头站岗,不让行人靠近,两端都设置了机枪。

然后,一群人下了车,在军车的护送下,进入了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事实上,狡猾的田钟毅仍然没有离开船上。

直到夜幕降临,他才带着几名警卫下了船。

然后,在十几名警卫的包围下,他穿过街道,走进了17号外滩的横滨郑锦银行大楼。这是他真正呆的地方。

为了安全起见,他还在这里使用了面具。

从外面,我看到大楼的灯一盏接一盏地亮着,直到十六楼的顶层。

给人的感觉,似乎田钟毅住在顶楼,实际上他进了六楼宪兵把守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田钟毅走出银行大楼的后门,登上一辆防弹车,在几辆满载便衣的汽车的保护下,去了四川北路上的日本东亚酒店。

他计划向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发表演讲,并参加酒店二楼的午餐招待会。

从银行大楼到东亚酒店不到一公里的道路两旁,除了旁观者,到处都是警察和警察。

如此无懈可击的预防措施缓解了田钟毅的紧张情绪。他为自己转移注意力的计划感到非常自豪。但我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

05

此外,金成龙和几个掩护小组在按计划前往三个预定地点的途中遭到伏击。

金成龙身穿和服,头上戴着白色毛巾,扮成日本浪人,在东洋码头附近的路边树丛中等待,准备冲出去攻击目标。

却发现有几个地方得救了。

他们知道自己被田钟毅骗了。我们不得不暂时撤军。在与多方会谈后,我们决定在制定任何计划之前明确田钟毅的后续行动。

那天晚上,一名白俄罗斯线人报告说,他发现田钟毅住在横滨郑锦银行大楼,但警卫太紧,无法启动。

经过金成龙和他的助手们的分析和研究,他们决定继续在银行大楼和日本租界之间的通道上行走。

第二天,在日本租界的入口处,许多日本国民和浪人站在路边,举着日本国旗欢迎田中义一将军。

金成龙和他的两个助手来到公共租界和日本租界的交界处,正等着在旁观者中间走动。

很快,日本车队来了,海军陆战队拿起枪开始维持秩序。

田钟毅一看到他要进入日本租界,就放下窗玻璃,准备向欢迎的人群挥手致意。

这时,金成龙迅速拔出手枪,向田钟毅开枪,但没打中。

两名助手也拔出枪,向司机和一名警卫开枪。田钟毅惊恐地蜷缩在座位下。

路边的日本宪兵、警卫和日本士兵立即向袭击者开火。

在混战中,一名助手不幸牺牲了。

金成龙逃到一条路边小巷,日军追赶他。幸运的是,在接收方的王亚樵人投下了一枚炸弹。在爆炸的掩护下,他们分开逃走了。

后来,金成龙因腿部受伤被英国警方抓获,并被送入特许经营区的警察局。

就在日本人强烈要求引渡金成龙的关键时刻,王亚樵用一大笔钱收买了警察局局长,使得金灿成功逃脱。

尽管刺杀日本酋长中田刚并不成功,但这与正面攻击日益猖獗的日本军国主义没有什么不同。

对此,田中义一后来取消了日本租界的一些活动,只呆了两天,就匆匆赶回日本。

田中义一在上海逃过一劫,三年后成为日本首相。他于1929年因病去世,并在二战后逃过了大审判。

幸运28购买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